人类真烦啊。为什么要这么复杂呢?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多好。如何能因为欠着你的所以强装喜欢,厌恶稍一遮掩不住又要被负罪感啮咬。真是烦死了。干脆闭上嘴,做个不折不扣的坏人好了。

I at least had the courtesy of registering another port. Don't you have another email? Of course you do. You're just too proud of your works to let them stay hidden, seen only by me, because what a waste that would be. 

I shouldn't still be this bitter. I thought I got over it. But I felt a betrayal...

分明才两小杯,却有点恍惚,整个人都愣愣的。蜷在窗帘后面,窗边的地板上,裹着毯子,看外面紫色的天空。对面的高楼一整面的落地窗,里面不同颜色不同亮度的灯,不同式样的餐桌,不同的人,一家子人,两个人,一个人。像一列列电影窗口。

飞机们一开始在木星上面过,后来到木星下面去了,然后离木星越来越远,才发觉居然已经这么晚了。盯着木星看,它怎么能那么亮,那么稳。但是它也摇晃起来了,像在水底。那些飞机像是在稍浅一些的地方游过的鱼。又突然觉得不恰当。这样的喘不过气,分明应该是我在水底。木星是好远好远的水面上的一盏灯。那么厚重的水波扯动着它,分不清它是静止的,还是被风吹得本也摇着。那些飞机就是好远好远的水面处航行...

感觉称它为一部史诗一样的作品毫不过分。

对于这个家族,或者说马孔多,有几次受到震撼。

格林列尔多·马克斯上校看着荒凉的街道,在电话里对奥雷连诺说,“马孔多正在下雨呵”。那种深深的孤独,悲哀,无奈,荒谬,让人一颤。

然后是战争结束的时候。乌苏娜又把家里弄得焕然一新了,花园,阳光,夏天,乐曲。后来警卫队也撤走了。年轻的军官死在窗下。一切就这么过去了。那些黑暗的,血腥的时代,那些光荣和屈辱,就这么过去了。它们在那美好、充满希望的生活里是多么空洞,脆弱,无关紧要啊。

乌苏娜在最后几年回忆往事,“而且她又无所畏惧地请问上帝,他是不是真以为人是铁铸的,能够经受那么多的苦难;但她越问越...

如你说的,真的是一本读起来很轻松的书,不用费劲思考太多。分明里面有那么多悲剧和死亡,还是美好得不真实。书,小孩子,成长,爱情,最重要的是,最后一章满满的希望,延续的希望。最后的最后,就算有失去和死亡,每个人都各得其所,书店还在,小岛还算是个地方。

玛雅身世不幸,但又是个多么幸福的孩子啊!在书店里,在爱她的人身边长大。全书最喜欢的一章就是写小玛雅的那章,“《世界的感觉》”.

A.J.是个很倔但是很可爱的人。兰比亚斯是个有趣的好人。


还有就是以后争取不在网上买书了w


12.18



    最后一次荡秋千,荡起来之后盯住靠近天顶的一点(五车二)有一种难以表达的快感,像要直直冲到星空上去。大家荡累了,在秋千上静静坐着。xyf说,穿过秋千的绳索看月亮。看着亏凸月,想着来的时候还只是盈凸月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我们唱过。



    最后一次去山顶。夜里温度很舒服,短袖外面罩一件衬衫,微风吹着。那时我坐在柱子上还是站在栏杆上,你是在笑我头发被吹乱了还是在笑...

读后感还是要写的。

这几个短篇,背景、风格全然不同。古代、现代,犀利、神秘、悲伤。

最无奈大概是罗生门。最犀利是鼻,手帕,一篇爱情小说。最惊艳凄惨是地狱变。最神秘是密林中。最伤感迷茫是菊,舞会,矿车。

看到第三篇的时候就觉得好像鲁迅先生。


于是我带着它出发,回来的时候,少了一枚书签,多了一张纸条。

在挥霍青春的咖啡馆里。

她在我看来就是个逃跑成性的人,寻求时起时伏的生活交界处那刻沉醉。

“您找到您要的东西了吗?”可她又是否知道自己在找什么呢?幸福?生活?逃跑?沉醉?漂浮?失重?那最终的结局倒也未尝不是个解决方法。

比起主人公,我似乎总是对叙述者和短暂出现的人物有更大的兴趣。第一个我,那个迷茫的大学生,他说露姬谨小慎微,仿佛在逃避什么,他自己何尝不是呢?他不光逃避,而且比她更谨小慎微,满足于与孔岱的常客保持一定的距离。在那里,在学校,他都是个异类。第二个我,那个侦探,有着对于一个侦探来说太强烈的通感能力和好奇心。又或许正因此他才是个优秀的侦探。第四个我,罗兰,所占篇幅最长,也最让人心...

第一次看村上春树的书。朋友两年前送给我的。

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文字还是因为看书的心境,分明是初冬的天气深夜窝在床里,暖气边,黄色台灯下,却能看到,感觉到,闻到,听到——早晨的海面,海风,广播体操声,傍晚的疾雨,吹动叶子和窗帘的风,晚风,中午炽热的阳光和海边的凉风,夏季末尾的风。这大概是最喜欢这本书的一点吧。

最喜欢的一句话,是对播音员的第二次叙述时,他看着山那边的灯,想世界上确实有许许多多的人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活着。他说那是第一次想到这些,泪水不由自主涌上来。已过深夜,窗外那些楼的灯大都灭了,只有几个窗口亮着。有一排白色的灯光,想到深夜的办公室,白灯白墙灰地毯,黑转椅,复印机;突然想到Hotch...

好久没看过这么厚的书了。533页,二十多天,平均每天二十多页。

读完导言就想把膝盖献出去了;读的过程中更是,太多惊叹和佩服。最令人赞叹的不仅是他对机器人发展的构想,更是他对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与机器人关系的想象;书中对人类的探讨绝不少于对机器人的讨论。

最喜欢《观点》一篇,虽然它远不及后面的篇目复杂、精彩。但它留给我的印象就如Contact里的那句台词。

每一篇都有它自己的让人深思的观点和让人恍然大悟的那句话,无法一一记录。感觉它们会在潜意识里对我影响深远吧,就如Contact一样。


© nobody / Powered by LOFTER